两天后,叶楠柠和杜溪冉前后脚办完离职,各自和要好的同事们吃了顿饭,然后就开始着手出国的各项手续。

    叶楠柠在叶毅云的推荐下,定好了学校,然后递交申请材料和和准备雅思,事情繁琐,但因为有杜溪冉一起帮忙处理,所以也乐在其中。

    周末的时候,杜溪冉被叶毅云邀请一起去叶家吃饭,这次也算是正式登门见家长了,她竟然生出几分紧张,上次紧张的时候还是在和叶楠柠第一次爱爱的时候怕自己操作不当。

    她提着礼物站在门口,看见叶楠柠要按门铃,忙喊停:“等等等等你再看看,我的妆花了没?”

    叶楠柠很认真地打量一番:“没有,很好看!”

    杜溪冉:“衣服呢?没有问题吧?”

    穿习惯了休闲正装的人,今天特意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简单大方,气质脱俗,头发披在身后,减弱了锐利感,看起来平易近人了不少。

    叶楠柠狠狠点头:“超好看!”

    “鞋子会不会穿的太高了?”杜溪冉担忧道,“是不是应该穿平底鞋比较好?”

    叶楠柠琢磨出味儿了,小声问:“冉冉,你不会是在紧张吧?”

    “怎么可能!笑话,我会紧张吗?”杜溪冉瞥了她一眼,似乎要给她证明一样,飞快地按住门铃,然后挺胸抬头地目视前方,直到房门打开,才倏地扬起嘴角,“阿姨,你好。”

    来开门的人是保姆,已经提前接到通知,二小姐要带女朋友回家,中午要多加几个菜,所以看到杜溪冉时,还愣了一下,旋即笑道:“原来是美女你呀,快进来吧。”

    杜溪冉特意走在叶楠柠前面,得意地扫了她一眼,天真的叶楠柠由衷地竖起大拇指。

    “你们来啦,快坐着休息会吧。来就来嘛,还带什么礼物。” 付婕笑着忙起身招呼,说了几句客套话,把二人引进客厅,然后去存放礼物。

    叶毅云已经等候多时,抬头看了她们一眼,脸上看不出悲喜,仿佛和平时在公司时别无二致。

    杜溪冉登时如同如临大敌,所幸平时工作也见过不少大人物,所以面上也还能勉强维持淡定,她微微一笑,颔首道:“叶总,不好意思,来晚了。”

    “嗯。”叶毅云沉吟一声,侧头看向她们,翘着的二郎腿马上放了下来,转瞬又翘起另一条腿,故作威严地说,“路上堵车?”

    “是的。”

    叶毅云又换条腿翘着:“坐吧。”

    三人相对而坐,杜溪冉手指无意识地搓了下膝盖上的面料,一时间无人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毕竟对面坐的是原来的大领导,现在又是老丈人,真是难上加难,还有什么比这更难应付的事吗?!

    她就等着老丈人发问,她好规规矩矩地回答问题,奈何老丈人却按兵不动,时不时瞅她一眼,就是不说话,实在让人心慌慌。

    殊不知老丈人此时也忐忑不安,家里虽然有三个孩子,可偏偏头一个带对象回来的就是叶楠柠。 因着这些年的愧疚,他不会为难叶楠柠和她喜欢的人,可生性少言寡语,平时板着脸习惯了,面对前下属也难以改过来。

    何况,他也觉着应该要拿出点威严,吓吓她,好叫她知道叶楠柠的娘家是很硬的,不能随便欺负他的女儿。所以,他在等杜溪冉主动开口,可惜对方却迟迟未动。

    就在两人僵持不动,导致气氛越来越奇怪的时候,终于出现了救兵。

    叶亭远从二楼的卧室跑出来,急冲冲跑下楼来,冲着她们就是一通发问:“二姐,小叶姐姐,你们俩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为什么会在一起?难怪之前总觉得你们不对劲呢杜河若知道这事吗?”

    杜溪冉扭头回答他最后一个问题:“她知道。”

    叶亭远目瞪口呆,在叶毅云旁边瘫软地坐下,嘀咕道:“难怪她说我俩关系很复杂,还拒绝我的表白呢。”

    “什么?”三人包括走过来的付婕一同看向他,“你被拒绝了?”

    叶亭远悲怆地捂脸:“嗯”

    高考后第二天,叶亭远就郑重地给杜河若表白,谁知道对方却把他拒绝,说要好好考虑一下两人的关系,然后就离开B市了。

    杜溪冉面上维持着礼貌微笑的样子,在心里暗暗给杜河若鼓掌叫好。

    叶毅云早已从付婕那得知了叶亭远和杜河若的关系,道:“要是真的喜欢,那就努努力,把人追回来,别整天在家垂头叹气的。”

    “就是。”付婕戳了下他的脑袋,“叫你一天天骄傲自大,这下好了,女朋友都飞了,你还在这怨天尤人呢。”

    叶亭远双手挠头:“可是她人都不在这了,我怎么追啊,我都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跑回去了,万一是厌恶我了呢?”

    杜溪冉叹了口气,终究是心软,解释道:“她回去是因为外婆生病,回去照顾老人了。”

    叶亭远倏地抬起头,眼睛一亮:“所以不是回去跟她老家那学校的校草一起玩了?”

    杜溪冉:“谁跟你说的?”

    叶亭远语气低落:“我看到她朋友圈了,发了两个人的合照,还说什么谢谢人家。”

    杜溪冉:“那是因为校草听说外婆生病了,就去探望了一下。”

    叶亭远倏地站起来,环顾一圈,然后回头看向付婕:“妈,我”

    “你都十八了,想去哪里不用跟我汇报了。”付婕说。

    “谢谢妈!”叶亭远着急忙慌地跑上楼去收拾行李。

    中午吃饭的时候,杜溪冉还在跟他交代路线和地址,叶亭远又虚心向父母请教自己应该带点什么礼物给杜家人,杜溪冉不得不再次跟他说起父母的喜好。

    饭桌上大家都在讨论这个话题,气氛很快破冰,聊着聊着,杜溪冉就和叶毅云闲聊了起来,主要是聊工作上的事。

    叶毅云大为满足,平时在家几乎没有人能跟他聊相关方面的事,唯一懂行的叶楠柠更是连天都不会跟他聊,现在终于来了个既懂行又会聊的成员了。

    午饭结束后,叶毅云脸上终于挂上了微笑。

    杜溪冉莫名其妙收到了明霜的好友申请,通过后,对方第一句话就是:【听说你去叶总家里了?】

    杜溪冉得意地回:【嗯。】

    明霜:【他老人家喜欢什么?】

    杜溪冉:【喜欢我。】

    明霜:【】

    杜溪冉:【哎没办法,就是招人喜欢。他老人家还开金口了,等我回国继续进正和呢。我想拒绝他还不敢肯呢,说什么不用顾虑和楠柠的关系,他就是任人唯贤罢了,相信我们拎得清工作和私事。哎,老丈人太喜欢我们也是没办法的事。】

    明霜被她凡到不行,非常想直接把人拉黑。

    叶亭远先一步去W市追女朋友,杜溪冉和叶楠柠后一步也回去了。

    主要是跟父母交代出国工作的事。

    只是一到家,杜溪冉才发现叶楠柠居然偷偷摸摸准备了礼物,全是父母喜欢的东西,想来应该是在饭桌上有心记下,她笑着捏了捏叶楠柠的掌心。

    杜父杜母却有些不解:“这些礼物我们前阵子才收到一模一样的,就小叶弟弟送的。”

    杜溪冉:“”不愧是一家人!

    父母并不反对杜溪冉出国工作,反正在B市工作,一年到头也回不了几次家,何况出国后有更好的机会,她们和亲朋好友吹牛的时候也有面。

    只是担心苦了叶楠柠。

    “小叶啊,以后这个不中用的家伙就拜托你了。天高地远的,你们一定要互相照顾啊。”杜妈妈语重心长道。

    “你放心吧,阿姨,我一定会好好待她的。”叶楠柠回道。

    听着她们絮絮叨叨对话的杜溪冉:“我是出国,又不是出阁!”

    两人还一起去医院看望了外婆,因为担心老人家身体,所以杜妈妈让她们在亲戚面前暂时隐藏关系。 而乖巧漂亮又贴心的叶楠柠很快就获得了外婆的喜欢,一个劲喊她再多玩玩。

    要处理的事很多,两人没呆几天就回程了,机场送别时,杜河若哭成了狗:“呜呜呜呜你们怎么说出国就出国呢?你俩是双双比翼飞了,就留我一个人了呜呜呜呜呜。”

    “还有我陪你。”一旁的叶亭远说。

    “呜呜呜呜呜我要小叶姐姐。”

    叶楠柠居然从叶亭远的眼神里读出了一丝醋意,正要说话,就被杜溪冉拉着手走了,杜溪冉还不忘回头瞪她亲妹妹一眼:“少打你嫂子的主意。”

    叶楠柠回头跟杜河若和叶亭远挥手,然后小声说:“是姐夫。”

    杜溪冉睨了她一眼,狠狠道:“看我今晚不把你弄哭。”

    叶楠柠:嘻

    回到B市的第二天,就是叶楠柠的毕业典礼,天气晴朗。

    杜溪冉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就开车去了B大。

    校园里三五成群,学生们谈笑风生,脸上浮现着自信的笑,显然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与理想。

    校门口有不少家属在等待,和穿着学士服的孩子们拍照片,欢声笑语此起彼伏。

    杜溪冉巡视一圈,没有看见叶楠柠的身影,便往校园里走去,给对方拨了个电话,叶楠柠说正在准备图书馆前准备拍毕业大合照。

    她找路人问了下路,然后沿着那个方向走去,隔着老远就看见一群人风华正茂的人站在图书馆前的台阶上,穿着整齐的学士服,冲着镜头微笑。

    几乎毫不费力就发现了叶楠柠的身影,伫立在人群中,是那样耀眼,身姿挺拔,气质出众,只是面对镜头无甚表情。

    “中间那个美女,笑一笑嘛。”摄影师都忍不住发话了。

    同学们都在偷笑,有人接话:“这可是我们班的女神,不轻易笑的。”

    “你要是把她逗笑了,我服你!”

    “我也服你!”

    任凭摄影师怎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仔书屋 南孤阁 御兽:我能赋予词条免费阅读 儒圣顺着网线打人的日常最新章节 西游:瞎眼五百年,弟子全是大妖txt下载 热门文学 书海漫步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香小说 文学之馆 从意外捡漏主神格开始崛起txt下载 合喜免费阅读 孤灯阁 人道大圣全文阅读 灵植:我有词条面板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