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臻的行动力全凭心情。www.zhimige.com

    他对宁舒很感兴趣,也觉得这小孩儿讨喜,办事也就更积极了些。

    但有的时候即便是他,手也没办法伸太长。

    作为和傅氏集团齐名的周氏集团,在周守仁的带领下越发的强盛壮大了。

    周守仁更是在小时候经历过绑架事件后,对每个家人的人身安全更加注重。

    当有人调查周毅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

    得知这个人竟然还是傅家最浪荡,也最不守规矩的那个人时,几乎第一时间就约了人。

    总不能莫名其妙对他弟弟有了什么别的念头,必然是为了其他什么人。

    一家私房菜的包间,周守仁坐在茶室,动作娴熟的点茶。

    刚烫好杯子的时候傅臻进来了,一身鎏金的夸张西服领子大敞着,内里的衬衫更是只扣了两颗扣子,露出大片的皮肉来。

    白皙的皮肤上面还有一道抓痕,看起来和女人留下来的差不多。

    “哟,周公子这么有闲情雅致啊。”

    傅臻进来后,冲跪坐的人吹了声口哨,对这个比他年长四五岁的人一点敬畏之心都没有。

    周守仁淡定自若的做完自己手里面一套流程,分别倒了两杯茶水。

    “现在离吃饭的时间还早,傅少不如过来坐一会喝杯茶,败败火气。”

    傅臻一听,哂笑着靠近,拿起茶杯把玩着,里面也就一口的水全部洒在了他手上。

    “就这?喝进去我可能喉咙都得废了吧。”

    傅臻忽略手指被烫过的疼痛,耷拉着眼皮看面前的人。

    周守仁似乎没想到傅臻这么难缠,也懒得做这些表面工作,直奔主题。

    “我为什么约你你心里面清楚,我不跟你兜圈子,你调查我弟弟是什么目的。”

    “你应该知道,以我的能力,绝对可以让你在傅氏地位全无,傅氏的股份,你一分都得不到。”

    “哦,是吗。”

    傅臻轻飘飘应了一句,语气可谓是敷衍至极。

    他是真的一点不把周守仁这点威胁放在心上。

    就傅氏如今这个风雨飘摇的状态,只怕到了他手里,就剩下一笔烂账了。

    这种股份还不如不要。

    “如果你威胁我的手段就只有这个的话,那我奉劝你,少费口舌。”

    周守仁没说话,喝完了自己茶杯里面的水,才才慢条斯理的擦嘴起身,视线和傅臻齐平。

    他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他。

    “如果换作你在国外的公司呢?也是少费口舌吗?”

    傅臻低头,看着熟悉的公司名称黑了脸。

    这个公司他套了好几层,怎么也不会调查到他身上来。

    周守仁能做到这个地步,掌握他在国外所有的资产,已经不止能用厉害来形容了。

    这其中必然还有什么一些不能摆在明面上的手段。

    傅臻遏制住发火的心情,短促的笑了声。

    “不错,真的很不错啊。”

    他甚至还能给周守仁鼓掌,“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

    “看来傅明沉有一个更强劲的对手啊。”

    如果傅明沉在这,肯定也是一头黑线。

    必然会觉得傅臻简直太没原则和底线了。

    这才多长时间,人家也就只是拿出了一张照片,傅臻分分钟就把他给出卖了。

    听到这个名字,周守仁也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他身边的宁舒和许旸的关系,瞬间明白一切。

    “你放心,周毅我不会让他阻碍到许旸,他们下次如果还有什么疑问,大可以直接来找我。”

    事情摊开了说,傅臻可就一点都不怯场了。

    他大大咧咧的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翘起二郎腿看他。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如果不是你做事拖拖拉拉,说要送周毅出国,结果这么久都没办妥,他们能让我帮忙打听吗?”

    “而且你既然能知道我这么多消息,那周毅已经偷偷回国的事情,我不信你不知道。”

    周守仁静静看着傅臻说话,目光如死水一般平静没有波澜。

    但傅臻却莫名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他四肢百骸仿佛灌了铅似的,沉重无比。

    他缓了一阵,直到周守仁率先挪开视线,这种压抑的感觉才消失。

    “妈的!”

    傅臻暗自咬牙,不甘示弱的提起嘴角:“还是说,你是故意放他回来的?”

    “让我猜猜看,你是因为心软不想让自己宠到大的弟弟难过,还是因为对这个代表着你人生污点,让你一直被父亲打压的小弟不好过?”

    周守仁没有说话,但那双眼睛能透露的信息简直不要太多了。

    傅臻啊了声,觉得自己猜对了。

    “那看来就是第二种,也正常,毕竟谁也不是圣人,没办法做到对这种事情无动于衷。”

    说起来也是缘分。

    傅臻在打听周毅还有许旸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十几年前的绑架事件。

    而自从这个事情之后,周家一直倍受关注的继承人周守仁突然被送去国外。

    美其名曰是镀金,但哪有几岁的时候就送出去那么夸张。

    小主,这个章节后面还有哦,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而且没有亲人做伴,只是请了两个保姆,还是那种脾气特别不好的。

    周守仁从小在国外没少吃苦,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就是那场绑架案中意外丢失的周家小公子。

    这一切串联起来,就是个非常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

    傅臻当时还在想,周守仁心里面被压抑坏的那头怪兽,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放出来。

    结果,他这是想让自己的两个“自相残杀”啊。

    傅臻每个环节都猜得很对,周守仁无话可说,也并不想说什么。

    他仿佛忽然松了口气似的,肩颈看起来也松了不少。

    “我原本还在想,如果被人发现了,我该怎么做。”

    “可现在看来,好像被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周守仁笑着,嘴角却苦涩无比。

    “他走丢后,爸爸总说是我的错,我也知道,可那个时候我还小,也会害怕。”

    周守仁看向傅臻,似乎想从他身上找到认同感。

    “你难道不会怕吗?被一个穷凶极恶的人用刀抵着脖子,威胁自己要是敢说出去就杀了你?”

    “反正我是怕了,后来才知道,他们拿钱办事,根本就不敢杀人。”

    可那有什么用,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

    许旸洗这些年不好过,他难道过得就痛快吗?

    不允许有任何偏差的人生轨迹,做不完的工作,喝不完的酒。

    甚至就连他自己的思想也不被允许。

    周守仁觉得他到现在还没疯,已经很坚强了。

    内心的恶魔偶尔没看住跑出来也是正常的。

    傅臻挑眉,一直沉默着听完周守仁整个诉苦的过程。

    几乎将他自己的过错摘取得干干净净,只归结于年少的恐惧和无知。

    傅臻忽然靠近,鼻子碰到周守仁的鼻子,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彼此吐出来的气息。

    一股淡淡的酒香萦绕而出,仿佛被含在最深处,不仔细凑近根本闻不出来。

    周守仁反应迟钝,慢半拍的后退两步,皱眉想推开傅臻,却被对方直接拽住手腕。

    “你干什么?”

    周守仁抽了抽手,没抽出来,拧着眉头瞪他。

    傅臻从一开始的佩服到现在的意味深长,中间只需要周守仁身上的一个味道。

    拽着周守仁的指腹轻轻摩挲着手腕内侧的皮肤,看对方忽然怔住不动的样子,傅臻越发得趣。

    “周总,你这是喝了多少啊,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傅臻另一只手摸出手机,在周守仁眼前晃了晃:“你对我说这些,就不怕我录音,然后威胁你吗?”

    之前不觉得,现在发现对方可能早就喝醉了之后,傅臻发现他的行为有一点迟缓。

    大概是他这个人的形象一直比较正面,他这个略微有点迟缓的动作被理解为拿乔。

    现在看嘛,就是醉汉的基本操作。

    周守仁眼珠跟着手机左右转了转,跟被逗猫棒吸引的猫一样,伸出手去抓。

    却忘了他的手早就已经不属于自己了,直接被用力拽到了结实的胸怀里面。

    傅臻把人按住,突然心跳。

    尤其是这人明明一副精英样,却靠在自己怀里面,不自觉露出一副纯真空洞的模样来。

    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狠狠欺负一番。

    傅臻从来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冲动的想要拥有什么人。

    他低头,气息一阵一阵扑在周守仁脸上。

    “周总,想让我不把你的秘密泄露出去吗?那就来讨好我啊,我一高兴,就把录音删了。”

    男人大脑迟钝,一句话被拆分成几个短词。

    眼睛落在张合的嘴唇上,不知道怎么想的,直接仰头亲了上去。

    傅臻目光呆愣,头一回见着这么投怀送抱的。

    他不是什么圣人,既然有人这么热情,他自然也就笑纳了。

    ……

    “你确定?”

    to工作室,宁舒听完傅臻的话后,怎么都觉得不能相信。

    “许旸说他没看错,而且我调了监控,确实是他周毅。”

    在傅臻没给他们答复的时候,许旸又一次在人群中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做医生,没必要太正常txt下载 四合院:最后的赢家免费阅读 金军围城,大宋皇帝女儿身无删减 长生仙缘:从下山娶妻开始自娱的愚者 风雨阅读 静心小说 文学之航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落花小说 将军被我骗了心以后笔趣阁 金枝宠后免费阅读 替身受假死之后 痴情阁 皇位被废的我修仙了txt下载 大医无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