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泽没有在留在仓库,仓库里面已经没有有用的东西,他带走了芥川,去第一个失踪的人员家里。

    “有什么话直说,我只是能看穿线索,不是读心。”石泽后半句话没说,‘但是你们的心思全写脸上了,跟游戏里面冒泡的通话讯息一样。’

    “石泽先生……跟太宰先生很熟吗?”芥川的智商基本点在追随太宰身上了,虽然依旧犟的不是地方。

    “我认识的不是这个世界的太宰治,这一点我可没隐瞒过你。”石泽一开始就大大方方的表示自己来自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的太宰我还没有见过。”

    “石泽先生,我真的比不上那只老虎吗?”

    “这就被影响了啊。”石泽嘀咕一句,稍微有点心虚,这可不是他的错,就是一时忘记了芥川龙之介其实也属于容易被影响的范围,虽然他的行为非常头铁。“太宰会喜欢敦敦只有一个理由,他比你听话,你太不知道变通了。”

    不过石泽没兴趣给人调解,他自己就是个恶劣的猫咪性格,指望他对不熟的人亲密还是算了,不恶作剧都已经是福泽coser看得紧了。

    “想不通就回去问问银,跟她比起来,芥川你进步太慢了哦。”石泽说的是实话,能当上浅川默这家伙助理的银绝对比她哥哥上道!“现在,该办正事了。”

    石泽在这栋普通的两层住所里看了一会,伸手搭在一面墙上,“注意,把这东西打下来,打死没关系,但是不能让他跑了。”

    芥川只是头铁,并不是笨蛋,只要不是在太宰治面前,只是听命直冲还是做得到的。

    石泽清楚他的脾气,这次会带芥川就是因为不需要他动脑子,只要把这些东西全部清理掉就行。

    所以石泽非常干脆的把墙上的影子从虚化逼了出来,然后非常干脆的表示自己是个脑力派不会战斗,全丢给芥川,完全无视之前还用《镜地狱》封锁第一个影子怪的事实。

    墙上的影子第一时间冲向芥川,完全无视就站在墙根的石泽。

    用无色的能力消除了自身存在感的石泽摸出来一台手机,“安吾,把最近一段时间的异常报告拿来给我,唔,时间的话,一个月之内,再往前的情报无意义,时效性已经没有。”

    “什么种类的异常?我想想啊,怨念一类,恶灵一类,诅咒一类。”石泽叹气,嘀咕一句意味不明的话,“你们最好祈祷是最后一种,毕竟……”

    前两种无解,有本事你们去吧贞子姐姐跟伽椰子姐姐解决了。

    安吾不清楚石泽在说什么,但是他非常清楚,必须尽快把石泽需要的资料弄出来!

    石泽挂断电话歪头看向被砸向墙壁的芥川,无色之王的领域展开,巨大的王剑在天空中显现。

    看着被压迫住无法动弹的影子怪物,石泽冷漠的开口,“芥川,杀了他。”

    不是石泽故意压迫,而是这种类似融合,但是实际上只是沾染到一点开始变异的物种,还是由这个世界的原住民杀死比较好,外来细胞防御终究比不上自身防御加强。

    芥川在听从森鸥外指令这一点还是非常合格,在石泽下命令的瞬间就用《罗生门》将影子怪物击碎。

    石泽回到别墅的时候安吾已经在等他了,至于芥川,石泽让人回去了,他带着芥川就是因为中也不在,芥川是离石泽最近的武、装力量,实际上来讲,猫派的石泽不喜欢狗派的芥川。

    石泽飞快的翻动安吾送来的资料,看了一部分之后松了一口气,“还算好,不是最坏的结果,接下来的事情你们插不了手,只能事情出来之后尽量快速解决并且缩小受害范围。”

    “能告诉我们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吗。”安吾对于石泽说的无法插手不予评价,但是他需要确认一下石泽的立场。

    “看到我的存在,你们应该知道世界有很多了吧?”石泽不认为这个世界文豪不务正业就没人提出空间之类的理论,甚至因为异能力的存在,比如空间系的异能之类的,会更加能证实其他世界的存在。“你们的世界有跟其他世界融合的机会。”

    “……”安吾的表情有些空白,“那两个世界的人呢?!”

    “想什么呢,当然是世界变大全部接纳,不然那叫吞噬不是融合。”石泽翻个白眼,“当然,后期会缩小一点,但是也是自然缩小,比如原本想生七八个孩子的,突然觉得三个就够了,然后自然缩小人口,世界面积也就像是土地被大海淹没了一部分,其实大海变小一点看不出来,这种一点点来,费时几十年甚至百来年,不会被察觉的。”

    “我觉得一般人不会想着生那么多,石泽先生您真的不是在耍我吗?”安吾吐槽,跟石泽交流几次之后他能肯定一件事,石泽跟另一个世界的安吾肯定关系很好。

    “咦?被发现了!”石泽一点不好意思的想法都没有,只有下次换个办法继续耍着玩的念头。

    安吾现在的想法跟无数第一次认识石泽的文豪一致,“乱步先生,您真的没被太宰带坏吗?”

    “没有哦。”石泽微笑,能带坏他的,只有福泽coser哟!

    安吾暂时不去管自己冒出来的乱七八糟的念头,而是询问另一件事情,“融合会失败吗?”

    “会啊。”石泽肯定的点头,“而且失败了分两种,两个世界自然分开,连时间都恢复到融合之前完全没影响,或者两个世界同时毁灭,就像是磕在一起同时碎裂的鸡蛋。”

    安吾紧张了一瞬,又无奈的看向石泽,“石泽先生,你能一次性说完吗?”

    “讨厌,安吾变聪明了。”石泽明白这种说话说一半已经戏弄不了安吾,开始正经解释,“不过放心,不说现在世界还没有正式开始融合,只是有接触的先兆,就算是融合,成功的可能性也非常大,至于理由我就不能告诉你了。”

    石泽会知晓非常简单,之前石泽揍的世界意识可是他们大世界的世界意识,大世界的世界意识盯着这个被他看中的小世界,小世界就算是真融合,会融合失败才怪!

    安吾也没有在意,从用异能了解石泽的情况之后,安吾一直有一个疑问,那就是石泽如何活下来的。

    石泽从第一眼看到安吾开始,就被他头顶置顶的气泡吸引,那么大的问号想当看不到都不行,但是坏心眼的石泽除了说过一次他身为乱步指挥官的身份之外,关于自己的背景世界资料,这家伙一句话都没有。

    跟安吾短暂交流之后,石泽也没打算休息,睡了一天了他真的睡不着!

    扒拉出一台电脑,石泽舒舒服服的坐在沙发椅上抱着一个软绵绵的靠枕,异常干脆的把这个世界的异能特务科的底给抄了,既然已经决定去异能特务科玩,那么就需要先了解一下,虽然看到了就能知道,但是石泽不是临场应变类型的,虽然一直以来都表现得随机应变,但是这个家伙实际上属于谋定后动型,来自福泽coser跟森鸥外coser的言传身教。

    “咦?这几个名字……”石泽眼尖的从一群人名里面发现了几个眼熟的名字,“是这样啊……”

    石泽撇嘴,难怪主世界会把他投放到这个世界,原来还以为这个世界是纯文豪世界,现在看来,融合早就已经开始,不过柯学世界跟咒力完全不搭好不,把他们都塞文豪这个世界来是不是哪里不对?

    不过吐槽归吐槽,石泽还是清楚的,融合这种事情是随机的,看哪几个世界离得近并且看上了眼。

    懒得再管世界的闲事,石泽把注意力转回异能特务科,“我想想,哪几个是最快捷的攻略人选来着,唔,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先查个底……”

    “乱步。”已经在窗户上旁观很久的夏目漱石无奈的看向完全无视他存在的石泽,看到这家伙已经开始翻监控去查底,无奈的出生,“你被森鸥外带坏了吗?”

    “咦?为什么不怀疑是太宰?”石泽疑惑的歪头,“理论上来讲,我跟森先生不会有什么交流的。”

    “如果是战争,我那两个弟子不可能不合作。”夏目漱石这一点看得很清楚,虽然森鸥外跟福泽谕吉行事手段不同而分道扬镳,但是他们的理念一致,随时都可能联合。

    “好吧,跟这个世界的大叔还有森先生不一样,我们那个世界的大叔会在森先生走歪的时候挖坑坑他或者直接上手揍他。”石泽摊手,“因为大叔的性格不太一样的关系,我们那边武侦跟港口fia实际上关系非常好。”

    “……”夏目漱石就算是一张猫脸也能看出他的表情怪异,“福泽变成什么脾气了?”

    “本质差不多。”福泽coser也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但是他是作为外交官被家族培养的。”

    “原来是这样吗,世界的差异性可真是有趣啊。”夏目漱石很清楚这里面的区别,作为正统政、客的培养跟作为杀、手的培养方式绝对不同,也就造成了两个世界的福泽谕吉性格上的改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