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世界的之后, 石泽跟太宰看到了著名的催更大戏,编辑大人碎碎念大战织田作。

    “所以这位编辑大人以前到底干什么的?”檀好奇,他对于石泽捡回来的人一向认知正确, 能黏上石泽的就没一个简单的。“追踪技能点满, 连织田作都逃不了?”

    “只不过就是死神的技能而已。”石泽嘿嘿嘿直笑,“虽然现在是人所以灵力使用跟身为死神的时候不太一样, 但是最基本的追踪用的缚道之五十八掴趾追雀, 他还是能用的,顺便,他是知道织田作不喜欢碎碎念才故意这么多话, 他本人其实也没那么嘴碎。”

    “……我们这个世界到底收容了多少人?”就算是檀都没忍住发出这种感叹,“我们这些防御细胞, 弄这么多小世界的人来主世界, 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 这也是进化的一种,主世界的世界意识虽然直男了一点暴躁了一点,但是他很厉害哦, 要是真对自己有害, 他早就处理了。”石泽提出一个例子,“就像是浅川默那边的费佳一样, 曾经被消弱成普通人智慧的他最清楚惹怒世界意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了。”

    檀也就是随口一问,毕竟主世界很早之前就已经有很多小世界的来客了,直到现在也没出什么问题, 真出问题也轮不到他们来担心。

    “对了, 石泽, 你的下一本书有准备了没有?”编辑把织田作念叨到沉底, 木愣愣的游魂一样的飘去电脑后面老实的码字, 扭头就盯上自己手下的另一个作者。

    “有啊。”石泽欢快的开口,“我打算写老哥跟森鸥外!”

    中也正好进来,闻言差点来个平地摔,“什么鬼?!你想写团长怎么跟森鸥外日常赛狗粮还是想看他们怎么大杀四方?想想我们刚刚回来的那个世界,武侦的那些人,还有那个世界的中原中也,甚至还有知道武侦跟港口Mafia的安室透,他们看到团长调戏森鸥外的时候的那种眼神,那种我今天是不是没睡醒的表情……好像也很有意思?”

    石泽鄙视,“蠢,我只是借个人设,织田作他们写我的时候也没用我本来的情况好不好?”

    “但是认识你的,谁看不出来那是你?就算是那本七个还是八个的你跟太宰治谈恋爱的恐怖(织田作背景音:那本是恋爱)”中也顿了一下,没好气的吐槽,“恋爱个鬼,石泽跟太宰治谈恋爱本来就是恐怖故事!更别说七个他……是七个吧?算了,总之,熟悉的人都看的出来的好不?”

    石泽当然不会罢休,当场就跟中也开始辩论。

    “……所以都默认团长跟森鸥外是一对?”织田作悄悄再次探头,“他们真的是一对吗?”

    “是不是有什么关系?”石泽奇怪的看向织田作,“老哥跟森鸥外他们自己觉得这样的生活不错,那就可以了啊!”

    “你说得太对了,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写?”编辑才不管石泽用谁做样本,他只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拿到新书。

    “等我去参加中也的厨师大赛,然后再去一趟时政,回来再说。”石泽才不管,他可没有咕咕,他准确的说了码字的时间。

    “时政?哪一个?”安吾正好抱着一只箱子过来,“是团长的那个吗?”

    “是同一个,据说时政突然出现了一个保护屏障。”石泽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是能保护刀剑本灵的因果屏障,而最有意思的是,屏障保护的不仅仅是一个时政。”

    “什么意思?”这些所有人的好奇心都冒出来了,“谁那么厉害,能保护那么多时政的刀剑本灵?”

    “虽然不清楚是谁,但是他或者她要付出的代价不小,估计会成为我们的同事,并且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法罢工。”石泽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他们接任务全凭兴趣,要是强迫的,那就没意思了,不过世界意识还是很好说话的,只要找准交流的节奏就好。

    而且世界意识有一点好,把人留下之后,统一的护短,这一点看看石泽跟浅川默就可以,他们两个去哪里都会被世界意识宠成熊孩子,不过也要注意,毕竟十个世界意识,九个奇奇怪怪,他们的思维方式跟人类不一样。

    福泽推门进来,“厨师大赛是三天后吧?你不用准备吗?”

    中也翘着腿无聊的换台,“不用啊,队伍都是自家人,早熟悉了,食材什么的老爹都会准备好,我到时候直接上场就行。”

    “你们不用提前做做菜吗?”石泽眼睛唰的亮了,谁会嫌弃吃好吃的东西的次数多?

    中也无语的看过去,“我什么时候少你吃的了?至于这样吗?而且初赛的题目是临时抽签的。”r />

    石泽呜咽一声,“我饿了嘛~”

    中也抖了一下,恶寒的伸手抹了下手臂,“你给我正常点说话!就给把太宰……不,太宰他们都给我扔出去,你越来越恶心了我去!”

    太宰冒头,“中也~首领宰还有浅川默扔出去就可以了,你没算我对吧?”

    “乖,怎么可能没算你,你跟石泽两人就是祸害头子,其他人都是跟着你们两个走的。”中也温和的揉了揉太宰的头发,然后一把把人摁进沙发,表情狰狞,“上次把老子揉好的面团抹上辣椒的是不是你?嗯?胆子够肥啊!老子说了多少次,面团的湿度是有要求的!你抹上的是辣椒水!湿度完全变了啊!”

    “所以重点是湿度不对吗?”安吾吐槽,背景里面太宰的求饶充耳不闻,“难道不是改让太宰不要捣乱吗?”

    中也松手,整理了一下衣袖,哼了一声,“别捣乱?你确定?这俩祸害能忍住不捣乱?”

    安吾闭嘴,“对不起我错了,这俩祸害不捣乱根本不可能。”

    “喂!”石泽抗议,“我都好久没对你们恶作剧了好不好!”

    “就是,就是,那么多好玩的小世界,我也好久没对你们恶作剧了!”太宰附和,他们都去折腾小世界里的坏人了好不好。

    中也闻言没忍住再次把太宰摁进沙发,然后用靠背去砸石泽,“你们两个是不是忘记刚把我坑进大海里?”

    “我们不是下水去陪你了吗?”石泽哈哈笑着,顺手把砸身上的靠背抱手里当抱枕,“而且上次就森鸥外没下水。”

    太宰嘿嘿笑,“但是他没逃脱湿身,被团长那么一抱,一身黑西装都进水啦~”

    “我还是觉得中也的表情最有趣!”石泽看着冷眼看过来的中也,求生欲超强的解释,“另一个中也啦,看到森鸥外被调戏还反问福泽是否满意的时候那个表情,简直可以做表情包了!”

    “你以为谁都会习惯我们剧团的大家相处的方式吗?”中也无奈,提醒这个没有一点常识的家伙,“别说别的,就你那个睡觉方式,你的抱枕人员少于5个过吗?”

    “在小世界的时候,我经常就自己睡的啦!”石泽抗议,他只在剧团这边这么闹腾的好不好,“我已经够收敛了。”

    “是哦,就我知道的,你在小世界的抱枕人员就有中原中也、太宰治、江户川乱步,你居然还睡到森鸥外的首领办公室后面的休息间去过,厉害了我的石泽!”中也吐槽,这家伙的收敛方式是这样的?

    石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中也,“中也,能说说你怎么知道得这么多的吗?”

    中也没发现不对,疑惑的伸手晃手机,“群里爆料的啊,不过说起来奇怪了,我们单独去小世界的事情怎么群里也有人呢爆料?就像我上次火大把整个岛都击沉的事情,那个是我的单独任务啊,我回来压根没跟人说来着。”

    石泽眯眼,飞快的用数据线将手机连上太宰递过来的电脑,两人凑在电脑面前。

    “要命!做任务的报酬要这个真的好吗!”石泽跟太宰第一时间朝想跑的安吾冲过去,“我还以为是森鸥外,没想到居然是你!”

    安吾被两人压住,抗议的捶地,“我都忙死了,还不能找点乐子放松一下吗?”

    “你的放松就是把我们放上剧团的扒一扒吗?该说幸好你记得只放剧团内部吗?!”石泽压住这个八卦精不放,“你真不愧是cos了坂口安吾的人,主世界不让你们这些没入职的人使用异能,你就自己用任务奖励换一个对吧?!”

    安吾理直气壮,“你敢说你没用你的推理能力八卦?人家江户川乱步是成为了侦探,你石泽完全是把自己变成了不用开口就能八卦的人形扒一扒精!”

    “要你管!我这是靠本事看的热闹!”

    “我也是靠本事得到的奖励!”

    看着吵成一团的三人,森鸥外伸手搭在福泽身上,“这些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安静一会?”

    “或许你别挑事的时候?”福泽无奈的看向森鸥外,“好好的挑拨安吾去八卦大家干什么?担心大家出事,第一个用奖励给大家按‘监控’的就是你这个家伙。”

    “我这是担心他们出事!”森鸥外笑得得意,“谁让这些笨蛋居然没一个发现我有他们所有人……咦?石泽那家伙真的不知情?”

    “怎么可能。”福泽翻个白眼,石泽的能力要是真的不知情就怪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