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见?”中也冷哼,他虽然套了加入硝子的壳,但是自身武力值全在,甚至得到了世界的强化,打一个太宰绝对没有问题,因为石泽会帮忙卸了太宰的无下限。

    太宰果然瞬间扭头当做没听见,五条悟稀奇的看着这两人的相处方式,然后挑起眼罩盯着中也看。

    “哇哦~男性的硝子是体术大师吗?”五条悟惊讶,他能直接看到中也的肌肉密度,如果不是跟硝子一样的术式,五条悟都要怀疑另一个世界的家入硝子跟伏黑甚尔一样了。“不过,好矮!身为男性居然也没有长高吗?”

    中也沉默了一会,冷笑一声,异常干脆的上前动手捶五条悟。

    “哎,打起来了。”石泽叹气,在虎杖三个学生以为他会阻止的时候,发现石泽随手放出一个诅咒,然后抽出一把武器扔给了中也。

    “天逆鉾?这东西怎么在你这?”中也接住武器,疑惑的回头看向石泽。

    “惠放我这的,他说等他再大一点再来问我拿。”石泽微笑,“这东西等惠长大了,给他当武器不错。”

    中也没兴趣跟五条悟打了,这家伙无下限太作弊,用天逆鉾又没必要。

    “哎?不打了吗?”五条悟拽着中也的衣服不放手,“别嘛~别嘛~硝子!这个世界的你可是纯医生,完全不能陪我打架!”

    “放手!谁要陪你打架啊!你找杰去!”中也下意思的避开了太宰这个选择,毕竟他不太清楚现在的太宰到底什么战斗力,被灌输的力量跟自己的力量之间有多大区别中也并不清楚。

    “我失血过多,别来烦我。”石泽嘴上说着自己好柔弱,但是看着他不为所动的笑眯眯的脸,完全看不出他有没有问题。

    “我可以陪你打哦,我也很好奇你的实力啊!”太宰跃跃欲试,白得的武力值让他非常有兴趣试验一下。

    “不行!”石泽跟中也异口同声,当然理由完全不同。

    石泽是因为这两人打起来绝对一时半会结束不了,中也是担心太宰打不过五条悟,毕竟他没时间熟悉自己的力量,而且18悟对比28悟还是有区别的。

    “你们两个打起来还有完吗?”石泽头疼一样的扶额,“我现在只想找个地方休息。”

    看着石泽苍白的脸色,就算是石泽表现正常,太宰跟五条悟也不敢耽搁,谁都知道夏油杰的忍耐能力非常好,起码五条悟直到夏油杰叛逃都没发现他不对。

    五条悟动作很快,找来车直接把石泽三人跟他自己的学生三人组一趟拉回学校。

    石泽原本要跟太宰还有中也一起去见夜蛾校长,不过半路就被五条悟打发伏黑惠带去休息。

    “杰,别这么不相信我嘛!”太宰对于叫不出彼此本名这件事适应良好,只是有点奇怪为什么之前也穿越过,但是都没有这个限制,不过等见过夜蛾校长之后再去问石泽也来得及。

    “不,就是太相信你了。”石泽勉强撑着不睡着,“答应我,悟,我不想一觉醒来,整个日本都被你玩崩了。”

    “啊,时间上不够,一下午最多够我布局玩死几个家族。”太宰很认真的回应,然后被中也毫不犹豫的踹了一脚,可惜被无下限挡住。

    学生三人组正在假意一起带石泽去休息,实际上是在吃瓜,不过,这个瓜信息量太大,他们有点撑。

    走向休息的宿舍的路上,三个学生一直好奇的盯着石泽看,包括知道夏油杰存在的伏黑惠。

    “趁我还没睡着,有问题可以现在提。”石泽伸手揉了下最近的虎杖悠仁的头发,不得不说,现在的身高有点爽,快一米八了。

    “你是夏油杰吗?”伏黑惠虽然已经得到来自五条悟的确认,但是不得不说,相对于他所知道的夏油杰,石泽表现得不太一样,温和太多,这就是十年前的夏油杰?那个特级诅咒师?

    “这种问法?”石泽疑惑的看向伏黑惠,“这个世界的我做了什么吗?变成诅咒师了,对吗?”

    石泽用的是肯定的语句,“唔,这个世界的悟看上去要比我那个世界的悟正直一点,估计这个世界的我也差不多。”

    虎杖好奇的举手,“夏油前辈,为什么说五条老师比前辈世界的五条老师正直?”

    “这么说吧。”石泽伸手摸着下巴,“如果不是夜蛾老师的话,对于我跟悟来说,咒术师跟诅咒师完全没有区别?”

    “哎?!”虎杖三人同时惊呼,他们虽然知道五条悟不靠谱,但是却坚信一点,五条悟值得信任,他们完全没有想过,五条悟会在咒术师这个身份上摇摆不定。

    “很奇怪吗?”石泽轻笑,“世界是有差异性的,经历不同,性格也会有不同。”

    “这也差太多了吧?”钉崎想起两个五条悟站在一起的场景,“不过,现在两个五条悟看上去都差不多?”

    “先略过这一点吧,毕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石泽跳话题,他们三个没兴趣伪装,一定会用自己本来的性格面对大家,所以提前提醒一下比较好,除了中也之外,石泽跟太宰两个人的性格估计会吓高专的人一跳。“你们想知道点其他的吗?”

    单单这个问题就已经足够了。一年级的三个学生完全没有办法想象身为诅咒师的五条悟,会世界大乱的!不对,是会世界毁灭的!

    “这么难以理解吗?”石泽摸着下巴,“那就由我来说吧,我们的世界里面高层的烂橘子原本我跟悟是懒得理他们的,只不过最近我改变主意了。”

    “我们计划,三个月清理干净他们。”石泽笑着说出了恐怖的结论,“只是可惜,才刚刚清理掉一部分,我们三个居然意外到了这里。”

    伏黑惠黑线打断他,“夏油前辈,你可以先在这个房间休息,这是五条老师的休息室。”

    “好的,那么,等我睡醒再见。”石泽微笑,危险的气息收敛的他看上去又是温和的前辈一枚。

    回去的路上,伏黑惠突然开口,“我不太清楚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们世界的夏油杰,应该就是他们来的这段时间叛逃的。”

    “哎?”

    “不过看另一个世界的五条老师还有夏油前辈的样子,不可能再发生叛逃的事情了吧?”虎杖觉得,相对于叛逃,他们该为另一个世界的高层默哀。

    “那个夏油之前不是说已经清理了一部分吗?”钉崎不以为然,“我可不认为他说的清理是说笑。”

    “总之,别在他们面前问这,特别是另一个世界的五条老师。”伏黑惠警告,“他非常的危险!”

    “我有那么可怕吗?”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一年级三人组一跳。

    太宰跟中也还有五条悟三人明显听了不少的时间,现在才恶趣味的提醒一年级他们的存在。

    中也双手抱胸,“有点自知之明,悟。”

    “哎?硝子好过分,你跟着杰一起捣乱的时候怎么不说?”太宰抗议,“明明杰也做了不少事情,为什么就骂我一个啊!”

    “……他会给自己收尾,你会吗?”中也一言难尽的看向太宰,这家伙跟习惯性收好尾巴免得被福泽收拾一顿的石泽不一样,仗着有檀跟织田作还有安吾在,经常捣乱之后就逃跑。

    “不是有‘你们’吗?”太宰意味深长,石泽要不是有福泽盯着,他会收尾才怪!

    “滚。”中也不想理这个祸害,“收敛一点,这里毕竟不是我们的世界。”

    玩崩了被驱逐是小事,小心跟石泽一样被扣下啊笨蛋!

    “放心,有杰在呢。”太宰一点都不担心,石泽怎么说都已经是正式员工,而且太宰跟中也都是预备员工,小世界还是扣不下人的。

    “……你小心被杰整。”中也说完就翻个白眼,“不对,你们两个哪天不互坑我都要怀疑你们是不是吃错药。”

    “过分!我跟杰在硝子眼里就是这样的形象吗?”太宰一脸的委屈,气鼓鼓的包子脸看得中也差点被逗笑。

    “乖,好歹有点自觉,你跟杰被称为两大祸害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中也毫不犹豫的把太宰推远点,他一点也不想看这个家伙表演。

    五条悟全程看戏,“另一个世界的我跟杰居然是互坑的关系吗?”

    “不对,是挚友!”太宰纠正,夏油杰跟五条悟绝对是挚友!

    “恶作剧搭档,祸害二人组。”中也折中,“他们两个哪天出事,绝对有一大堆人开香槟庆祝!”

    “过分!”太宰跟五条悟同时谴责。

    “原来十年前的老师是这样的啊……”虎杖好奇的举手,“五条老师!”

    “嗯?”两个五条悟同时看向虎杖。

    “老师,你除了长高完全没变哎!”

    “说起变化。”太宰嘴角上扬,“我想看看女性的硝子长什么样!”

    中也叹气,“别去祸害这个世界的硝子了,你去祸害这个世界的杰吧。”

    “可以考虑。”太宰眼睛里面闪过寒光,“我们去把脑花解决了吧。”

    “等杰醒,没他你一时半会找不到人。”中也表示穿越本身的能力又没有消失,放着乱步指挥官的能力不用简直浪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