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三十一

    搬家宜早不宜迟, 苏安恙预感如果再拖延,他很有可能走不掉了。

    这些虫有时候不能用正常思维揣测他们。

    需要带走的东西根本没有,就一张星卡和那个破终端, 以及小崽子格瑞德。

    苏安恙认真思考了两秒,再次终端询问乔尼:“我现在可以搬过去吗?”

    那边过了一会儿才回答:“当然,我现在回去接您, 可以吗?”

    “谢谢你。”

    苏安恙雷厉风行, 抱着小崽子去一楼想找温格尔, 经过瘸子病房时发现竟然已经苏醒了,他从门上的窗口看进去,能看到他正坐在床上发呆, 面无表情。

    安恙松了口气,又莫名有点心虚, 他拎着崽子进去。

    虫族的治愈能力很变/态,等级越高的虫血统越纯, 能力强的同时,治愈能力也很恐怖。看看瘸子, 明明昨天他的脸还包得跟个木乃伊一样, 现在就已经拆了纱布可以自由活动了。

    他推开门时发出的声音让瘸子注意到,微微侧头看过来,苏安恙这回终于看清楚了他的长相,一个面容很刚毅的雌虫, 剑眉邃眸, 只是此刻脸上鼻青脸肿, 有些影响颜值, 但是看得出来是个好看的年轻虫。

    就是看着丧丧的。

    安恙想了想,安慰他:“天涯何处无芳草, 你这款一看就有雌虫喜欢。”

    瘸子无语,翻了个白眼,“你懂什么?一个虫崽子。”

    苏安恙不想跟刚失恋的虫辩论,将格瑞德放病床边坐着,自己拖了一张椅子坐过来,“我找了个住的地方,你可以出院了就告诉我,或者我把地址给你……”

    “安恙,我得走了。”

    苏安恙的声音一下就卡壳了,连表情都僵住了,好半响才问:“你们搞什么幺蛾子?”

    这一个两个的!

    “我回家看看,”他一直放空的眼睛终于稍稍凝聚,看向苏安恙,扯了扯嘴角,“回疏木星。”

    苏安恙:……

    他一直以为瘸子是流浪虫。

    瘸子看出了他的想法,叹气,“你能不能把你脸上的情绪遮掩遮掩。”

    苏安恙盯着他,“那你为什么在荒星。”

    瘸子摊了摊手,“我真的是一只流浪虫,在十四岁以前还是只混混流浪虫,在圣里的地下区。”

    苏安恙沉默。

    瘸子难得脸上带笑,不再是之前阴沉沉的怪虫模样,只是因为这段时间太久没有说话,声音沙哑:“圣里城的夕阳很好看,但是我是在十四岁之后才看到的。”

    苏安恙问,“那里有你的朋友?”

    “我的朋友不多,就你们几个吧。”

    “那你非要回去?”

    瘸子没有再说话。

    苏安恙有些生气,“你们就把我和瘦猴、格瑞德丢在这里?”

    人家都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他们倒好,刚刚逃出来就走!

    瘸子无奈,“安恙,你是一只雄虫,在这里会过得很好的。”

    “你回疏木星干嘛呢?”苏安恙无言。

    瘸子拍了拍格瑞德的头,“看一眼,然后继续当流浪虫。”

    “……”

    他看一眼这只雄虫,笑了笑,“安恙,以后你会明白的,等你遇到一只特别的虫之后,”沉默片刻,他轻声说,“这里留不住他,也让我无法停留在这里。”

    苏安恙:……

    他只觉得一口气不上也不下,整个人都噎住了。

    “等瘦猴醒了告诉我,哈哈,我会努力赚钱好好生活的,然后把医药费转回来。”

    “你什么时候走?”

    “今晚的票。”

    艹!虫族里的死恋爱脑。

    他抱着格瑞德面无表情离开。

    格瑞德坐在他肩上,拔高的视野让他很快乐,小米牙一直见着空气,声音奶奶的:“哥哥,瘸子哥哥是不是也要走啦。”

    “是啊,”他有些奇怪,“你不伤心啊。”这崽子一向最黏人,哭包性格,这回居然没有不乐意。

    “他去找老黑爷爷了啊,为什么要伤心。”

    “……”

    他扭头,因为格瑞德坐他肩膀上,视角有些看不清,格瑞德配合地弯腰看他,眼睛弯弯的。

    “你怎么知道他去找老黑爷爷了?”

    “你不是说他们是一对吗?”格瑞德一脸理所当然。

    苏安恙再一次想抽自己嘴巴子,教坏小孩子的原来是他!

    他驮着格瑞德站在门口,想了想居然很快释怀了,走就走吧,反正离别总会到来,只是在于早和晚而已。

    他去见了自己的主治医师,说明了离院后,温格尔想了想,问:“冕下,您的临时信息卡今天雄保会可能会送过来,需要我帮您寄送过去吗?”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苏安恙将腕上戴着的终端解锁,“我把邮费转给你可以吗?”

    “不用的,到时候我将运输小机器更改地址就好。”

    苏安恙还不了解这世界的运输业,不知道什么是运输小机器,但是还是点点头,“谢谢你,蒙德医生。”

    “冕下,请您相信,能为您服务是无数虫可望而不可得的存在。”温克尔将手放在心脏处,向他弯腰行礼。

    苏安恙揉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打招呼默默走人。

    伽释正靠着自己的小型飞行器上,看着终端发呆,S级雌虫的敏锐精神力让他在苏安恙踏入他精神力覆盖的范围后就察觉了,抬起头远远就看到了那只雄虫走过来。

    身材颀长,面容俊朗,比起之前直播时还很明显能看出来的稚嫩,如今他的黑眸里尽是沉静,有种雄虫身上没有的生机与坚韧。

    而且肩上还坐着一只虫崽,看他周围来来往往的虫就知道,绝对没有一只虫会把他往一只雄虫身上想。

    这实在是一只很特殊的雄虫,长得与那些基因退化的雄虫不一样,性格更不像,甚至……有时候他会怀疑他到底是不是虫星长大的虫。

    他说出来的话,就像是刻在他骨子里的思想,绝不是装模作样,而且……他现在的身份也不需要装样子。

    雌虫雄虫没什么区别吗……

    嘴角微微勾起,他站直身迎上去,然而对上那双奇异的黑眸时,还是有些不自在,“冕下……”

    苏安恙也有些尴尬,但是看到这只虫眼中的不自在后,瞬间就很自然了,还捏起格瑞德的爪子挥了挥,“乔尼先生,麻烦你跑一趟,不好意思。”

    “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

    “我们说话正常一点,你喊我安恙吧,我可以喊你乔尼吗?”

    伽释:……

    嗯,还是一只自来熟雄虫。

    “当然,我的荣幸。”他为他们打开了舱门,对上格瑞德清澈漂亮的眼睛,眼神也忍不住融化,“小格瑞德你好,对不起,刚刚忘记和你打招呼了。”

    安恙拍了拍格瑞德的小屁股,将他丢在座椅上,格瑞德迅速爬下来,朝还在外面站着的乔尼露出笑容,“哥哥你好,谢谢哥哥来接我和安恙哥哥。”

    伽释微微一笑,作了个“请”的手势,看他们坐好后关上舱门,走到驾驶室。

    苏安恙打量了一下这空间,这艘飞行器外表体型看着其实和蓝星的房车差不多,然而里面的空间却出乎意料的大,简直就跟一座小房子似的。

    匆匆扫一眼,有洗漱室和休息室和他现在所在的客厅,沙发茶几等家具都齐全了,那边还有可以观星景的小台……他叹为观止。

    透过小台可以看到飞行器起飞,外面天色渐渐染黑,却没有他习以为常的晚霞风光。苏安恙看不见底下是什么风景,却无端觉得有些落寞。

    他想到了瘸子说的,疏木星的晚霞很好看。

    也许等瘦猴醒了,他把他们都安顿下来,去疏木星看看再回去也不迟。

    飞行器停在了一栋类似公寓楼的住所前,苏安恙自己摸索着打开舱门,抱着格瑞德下去,正巧看到过来要给他们开门的乔尼,天色已经昏暗,他看见了这只虫的蓝眸,因为突然看见自己而闪过惊讶,而后退后。

    他还没开口,苏安恙都知道他要说什么了,只好举起格瑞德打断他,“这栋公寓是伊恩上校的吗?”

    乔尼微微愣了一下,“对,不过我现在借住在这里,如果您介意的话我可以搬走。”

    “啊,没有。”他怎么可能介意,害怕的应该是乔尼吧,毕竟雄虫在蓝星应对的身份应该是男生,吃亏的怎么可能是自己。

    “那就好,您住二楼可以吗?”乔尼边说边走向门口,电子锁自动识别了他的虹膜数据,咔哒一声开门。

    苏安恙抱着格瑞德跟了上去,就看到他点了点门上的一个小仪器:“安恙,看这里。”

    他微微一愣,淡红色的光芒已经扫描了他的眼睛,对面站着的虫微微一笑,“您的虹膜已经被记录了。”

    “哦,谢谢你。”他站在门边,看着这只雌虫弯腰拿出两双新鞋,还是有些心不在焉。

    进屋后放下格瑞德,微微扫了一眼房屋的环境,装修很豪华,但是看着没有什么生活气息。想到了这只虫是记者,他又理解了。

    “你不经常住吗?”

    “我是这段时间才回伊里斯星的,”乔尼带领他上楼,边走边解释,“伊恩上校不住在伊里斯星,这里是他在一年前立下的军功,虫帝奖励的。”

    虫帝?

    苏安恙第一次听说这个称呼,但是他压下了自己的怀疑,没有问出口。

    乔尼将他带到了房间门口,“这里是指纹锁,还没有录入虫的信息,您可以自行设置。”又指了指隔壁,“那里是书房,有光脑,当然,书籍没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