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留言高达五十万,苏安恙不用看都知道是些什么话。

    音伊的管理员留言在置顶,苏安恙点击阅读,是一封警告信息,示意他注意措辞。

    经过三天的沉淀,苏安恙已经麻木了,甚至看着看着还有点想笑。

    骂就骂吧,他不在意。

    开播前先开了一局游戏练练手感,免得秒倒成尸体,苏安恙看到了好友微星子也在线,心情有些复杂。

    那天直播被封后,微星子还私信了他,劝他如果还继续直播,就发个道歉声明。

    苏安恙还真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方案,但是复盘了一遍之前那场疯狂的直播,他觉得:道歉声明是没有用的。

    那些疯狂的虫子骂他的点在于,他被那只雄虫看上了,而被那只看上的,无论是正常的雌虫,还是他这种荒星虫,都会被喷。

    就和他在蓝星时,那些明星演员的疯狂粉丝一样,有理智正常的,也有不理智的存在。

    在他们眼中,他们喜欢的明星绝对是没有错的,但是你让那个明星喜欢上你了,那就是你的问题!而且,你配不上他!

    苏安恙已经差不多摸清了他们的脑回路了,但是诡异的,他还有点想感谢他们。

    瞧瞧,三百万关注,他要是老老实实直播,一辈子也不能有这么多的流量啊。

    当然,流量能变现才是王道。

    这局游戏玩得还是不咋地,他的段位已经从青铜升到白银了,里面也没有死虫可以打,而他又没钱买好的装备,所以群殴第一批死的人基本都有他。

    不用想,他都知道如果直播那些虫会骂什么。

    该死的虫族,什么游戏都要氪金才能玩!

    正拧着眉头平息烦躁,就看到了狗狗祟祟挨过来的瘦猴和老黑,还拎着个小崽子。

    发现自己被看到了,瘦猴尴尬地笑了两声,把崽子推在自己面前才磨磨蹭蹭走进来,老黑紧随其后。

    “那什么,那啥,我就想问问,雄保会有没有联系你。”看到苏安恙拉下一张黑脸,他赶紧把保命金牌推到苏安恙面前,熟练地护住脑袋,立刻卖队友,扯着嗓子嚎:“是老黑,老黑让我问的!”

    老黑:……

    苏安恙:……

    他阴沉着一张脸,将被推得踉踉跄跄站不稳的小崽子扶好,然后微微一笑:“艾力达·费洛,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瘦猴毫不犹豫扭头就跑,但是他一个不到一米七的矮子,根本跑不过身高一米□□的大长腿,苏安恙直接扯着他的后领子将他拽回来,脸上是微微扭曲的笑,一字一句咬字清晰:“你还真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啊!”

    老黑抱起崽子,明明平时总抱怨自己手脚不利索年纪老了标榜自己是老弱病残组,此刻却跑得那是虎虎生风,随即身后就响起瘦猴凄厉的哀嚎声,遍布三号废区。

    看着鼻青脸肿的瘦猴边抹泪边一瘸一拐地离开,苏安恙冷哼一声,再次警告:“你要是再说一次雄虫,雄保会,你就躺我这儿得了。”

    瘦猴:?

    他微微一笑,“我会给你把坑挖深一点。”

    瘦猴:……

    他一脸委屈地跑了。

    揍完虫终于神清气爽,苏安恙手指一点:开始直播。

    ……

    d590星,星际威利森医院。

    二楼独立病房,阳光正好,青年半躺在病床上,拿着本纸质书慢悠悠地闲看,金色阳光从窗口斜斜洒下,将他白皙的皮肤也沾染了暖色,鼻尖微微透着光,有微风吹过,将他额前碎发微微吹动,咋一看竟然有了岁月静好的美感,哪怕此刻病床上的虫是面无表情。

    莱伊开门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呆了片刻,直到床上的虫微微蹙眉看过来,才反应过来,大梦初醒一般,“伽释,身体好点了吗?”

    “差不多了,但是精神海还是不稳定,”将书又翻了一页,他语气没什么情绪,“怎么了?”

    “你没看吗?那个奇葩荒星雌虫,他又直播了。”莱伊兴致勃勃,把带来的甜籽果随手一放,直接坐到床边,一脸八卦:“听说安德里阁下让雄保会将他拉黑了,而且让联邦拒绝了他依靠二次进化,请求离开荒星的求助。”

    伽释坐起身,眉头紧皱:“二次进化?”

    “你还真不知道啊,”莱伊一拍大腿,说得更起劲了,“都传开了,这雌虫真的惹恼了他未来雄主了,看来以后日子不好过。”

    伽释听得难受极了,他瞥了一眼说得津津有味的莱伊,沉声道:“你也是雌虫,看到一个雌虫过不好,你为什么兴奋?”

    莱伊脸上笑意僵住,哑然片刻后失笑,“伽释,你还是一点没变。”

    他们曾经是战友,伽释和队伍里的雌虫格格不入,在战场上大家都是豁出命的打法,但是战后其实伽释是被排斥的那一个。

    如果不是在战场上被他救了一命,莱伊绝对不会对他改观,也不会主动靠近他。

    就算改观了,他们勉强成为朋友——他自认为,但是他还是把奇葩这个称号安在了这个战友头上。

    没有哪只雌虫会厌恶雄虫。

    他勉强笑了笑,“我不是……”

    “你只是觉得好笑,”伽释声音淡淡,“觉得那只虫不识好歹,甚至觉得他在欲擒故纵,想获得那位阁下的注意与喜爱,这些都是你以为的。”

    “但是,他确实有拒绝的权利,而安德里阁下也侵害了他公民的权利。”

    莱伊脸色青白交替,最后硬声道:“那又如何,联邦那些人就是不可能为了一只雌虫,得罪一只尊贵的b级雄虫,他的拒绝就是那么可笑。”

    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语气尖利:“伽释,你应该改变你那可笑的理论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救过我,我根本懒得说这些。战区五年,你一个兄弟都没有,你应该反思你自己。你的家族抛弃你,你就真的没有错吗?”

    伽释抬头与他对视,璀璨绿眸没有波动,语气淡漠,“我救你是因为你是我的战友,而家族,是我丢弃了那个身份,我不觉得我有任何问题。”

    他还是这样,哪怕此刻在病床上,仰头看自己,都是冷漠又不屑的。莱伊脸色涨得青红,刚刚强装的高高在上的表面被打破,他瞪着伽释,喘着粗气:“你总是目中无虫,你还以为你还是瑞法家族的二少吗?!你只是一只弃虫,为什么,永远都是这副做派,你凭什么看不起我们!”

    伽释:……

    他终于放下手中的书,坐直身,语气平静:“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只是观点不合,而你试图强加你的观点给我,我只是拒绝而已。莱伊,我从没有看不起你,也没有看不起任何一只虫。是你自己,觉得别的虫看不起你。”

    “每只虫,都有拒绝的权利。”他重复了一遍,“你可以坚持你的想法,但是不能觉得我坚持己见就是不尊重你。”

    莱伊握紧拳头,猩红的眼睛直直看着他,病床上的虫与他对视,目光始终平静。

    他最终落荒而逃。

    病房恢复了安静,藏在被子里的十指紧紧攥着床单,抓紧又松开,骨节泛白。

    伽释沉默了许久,点开终端,下载了音伊。他还不知道那只雌虫的身份和名字,但是根据热点搜索“拒绝雄虫阁下”,第一条热度最高的视频,里面的青年一脸烦躁,应该就是那只虫。

    他点击搜索用户,推荐第一位:音伊—苏安恙。

    很奇怪的名字。

    他这么想的,看到这用户的头像显示正在直播,不自觉就点击观看……

    直播间弹幕精简了,然而一眼望去还是漂浮着数不清的侮辱词汇,主播看着年龄还很小,背景有些幽暗,看不清楚身后是什么,此刻他正全神贯注地盯着终端投影的画面,漆黑的眼睛很漂亮。

    游戏中的角色趴着角落里,用武器瞄准了对面大楼横扫物资的敌方,耐心地等待最好动手时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对面的角色走来走去,眼看着就要离开那栋楼,即将丢失视线,伽释不由得也跟着精神紧绷……

    一击必中!

    漂亮!

    青年眉眼舒展,笑意在眼中弥漫……

    苏安恙拿过打劫瘦猴得到的营养液喝了一口,扭了扭有点发酸的手腕,扫一眼弹幕,就继续将注意力放在游戏中,确认环境安全后,操控角色偷偷摸摸朝刚刚打死的尸体爬过去。

    弹幕还是以辱骂为主,但是辱骂他的同时,又夹杂了一些攻击他技术的弹幕。

    紧接着,一个角色好像明确知道他的方位一样,径自朝他这个方向走来。

    见势不妙,安恙立马操控角色跳到二楼,苟在角落,然而几秒后,一颗游戏中伤害值最高的r759型□□,准确地扔到了他蹲着的地方。

    这种雷引爆需要七秒钟的时间,苏安恙立刻起身想跑,但是下一秒□□直接爆炸,角色被炸得飞了起来,游戏画面也瞬间变成黑白色。

    在角色死亡发出的哀嚎声时,他还听到了一个充满恶意的声音从麦里传来:“***,死的爽不爽?”

    是直播间的虫,居然还进游戏里狙击他。

    沉着脸结束这局游戏,弹幕上铺天盖地的嘲讽,还有满屏的臭鸡蛋的特效——这是免费礼物,不花钱,还恶心。

    深深吸气吐气,他退出去后设置了直播延迟,点击开始下一局,接着用漫不经心的语气念礼物榜单上的排名:

    “谢谢苏安恙最可爱送出的星际虫屎,谢谢你。”这用户名字当然不是苏安恙最可爱,但是那名字太侮辱,他干脆想怎么念就怎么念,“谢谢安德里阁下雌君送出的星际虫屎,谢谢你哦,谢谢jcvieo送出的星际虫屎……”

    “谢谢诺伊斯送出的墨镜……”

    这熟悉的名字,苏安恙怔了一下,然后嘴角微微扬起,“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