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安恙严肃批评了瘦猴一顿,又教育了两只虫崽:

    “看到了吗,他这就是反面例子,做虫不能太八卦,如果你们学他,他会被我揍,你们也会被我揍屁股。”

    安格怀里的格瑞德缩了缩脖子不敢吭声,安格抱着弟弟举起来挡脸,闷声闷气:“我知道了哥哥。”

    瘦猴一脸不服气,但是不敢反驳安静如鸡。

    叼了支营养液在嘴边,苏安恙继续查询,瘦猴看他没有想再bb的样子,也挨了过去,跟他一起看。

    等他把六颗星球的优缺点都分析出来,夜色已经降临荒星。

    因为所有虫的粮食都在这里了,躲了一天的老黑还是过来了,瘸子紧随其后,依旧保持沉默。

    苏安恙简单总结了一下:“我们现在有六个选项,你们看看吧。”他把终端设置投影,将一天整理的资料都搞出来。

    老黑蹲地上边喝营养液边打量,注意到瘸子要过来后默默挪动脚步。

    苏安恙不理会他们的小动作,很沉肃地咳了两声,开始总结:“我认为疏木星确实是首选,原因很多,最直观的就是它是离我们最近的五线星球,而且有瘸子熟悉地方,到了不至于太慌乱。”

    没虫吭声。

    苏安恙继续解说,“其次就是莫里斯星,这里气候非常好,我查了物价,比疏木星还要便宜一点,也有地下城区。而且这里的墨城是全星际水月花最大种植地,听说大量招园丁,月薪很可观,不过要园丁证,你俩有吗?”

    老黑抬头,一脸诚恳:“我有知识。”

    角落里的蘑菇瘸子干脆不说话。

    苏安恙微微一笑,很好,两个都没有,甚至还有一个连嘴巴都没有。

    他吐气,“第三选项就是最远的丹凯星,嗯,介于我们存款不多,我考量的目标里都是五天路程的,你们有意见吗?”

    出钱是老大,众虫同步摇头没意见。

    苏安恙满意点头,点了点丹凯星的资料,“这个是我特别关注的,因为它虽然远了点,物价也过高,但是,这星球对贫民有补贴,而且有工作扶持,移民费缴清时间可以无息延迟到三年。”最后一句是重点,“并且,它的移民费比所有的五线星都便宜。”

    老黑发表意见:“它提供的工作都是危险值高的辐射区工作,而且这颗星球是战后星,虽然污染值不到二十,还处于星球自动净化范围内,但是现在还没有净化完成,日常还是有一定的危害,所以才大量吸引移民。”

    苏安恙挠头,他没查到这些,“星网没有这种资料。”

    “很正常,”老黑很平静,“战后的消息,除了变成荒星这结局,其它的的基本都封锁,只会发布战争胜利的消息。”危害基本上禁词。

    “那还是把这叉了吧。”苏安恙皱眉,“不过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一旦问到自己的底细,没有虫能问出老黑一点东西。

    苏安恙也不强求,谁还没有点秘密呢。

    对剩下的四个目标又讨论了大半夜,直至安格都受不了了,抱着格瑞德在旁边打瞌睡,终于确定目标:“那就去疏木星。”

    角落里的瘸子今晚第一次抬头,但是很快脸又隐入黑暗中。

    还有一天,危险期就会过去,航线恢复通航,苏安恙心里终于微微松懈。

    今天的预警度已经降到了百分之三,苏安恙握着终端终于闭上眼睛。

    再等一个白天,过了一个夜晚,就可以等到结果。

    然而闭上眼反而没有睡意了,他躺在床上,透过上面的大洞看荒星的夜空,荒凉又安静的夜晚,他又想到了蓝星。

    不愿再多想,翻了个身,枕着右手,他点击了终端,看了看消息,那位榜一大佬还是没有再回复。

    他又点击了音伊,后台留言高达十万条,他无聊地看了两眼,基本是咒骂他死的。

    甚至还有一个实名用户的【安德里·泰德】,苏安恙之所以能从高达十万条评论里注意到这消息,是因为系统有提示:该用户以确认为阁下,请注意言辞。并把这家伙的消息置顶,用户名都变成了显眼的黄色。

    苏安恙:?

    他拧紧了眉头,点击消息,时间显示是三天前:“我是安德里,可以给你一个雌奴身份,你明白该做什么吗?”

    第二天消息间隔了一天:“你真是不知死活,你以为没有我,你可以离开荒星吗?”

    最新消息在三个小时前:“离开荒星后到a0135,我会派虫接你,直接去雄保会确认身份与关系。”

    苏安恙:……

    原来被气笑是这种感觉,以及,他上辈子可能确实是什么罪大恶极之人。

    他不想多生事端,免得又是一项辱骂罪名盖下来扣他的钱,于是客客气气把这只虫拉入黑名单。

    微笑闭眼,这回三秒入睡。

    ……

    第二天脖子熟悉的烫意直接把他从熟睡中烫醒,苏安恙捂着后颈在睡梦中“嗷”了一声,绝望地睁开眼。

    天才蒙蒙亮,他感觉自己的胃已经饿得快缩水了,只好爬起来摸到角落拿起一支灌,喝完才稍稍缓解。

    后颈还是痛,但是苏安恙对此已经有经验了,每隔两天到三天脖子就会痛一次,还没有办法缓解,只能尽量让肚子别饿着。

    吃饱后半个小时大概就过去了。

    他怀疑可能是在异世待久了,他的身体出现了排异反应,得赶紧找到回蓝星的方法。

    吃完后在痛楚中困意又上涌,他连点击终端都不想动,爬回床上再次睡得昏天暗地。

    睡死前还在想:完了,真成猪了。

    再次醒来是被瘦猴晃醒的,苏安恙感觉自己脑袋都在随风飘荡,耳边是瘦猴惊雷一样的声音:“解除了!预警解除了!!!”

    他睁开眼,瞬间清醒。

    老黑还是披着他那张皱巴巴的脸,在那里兴奋地灌营养液,连瘸子站他旁边都不在意了。

    安格抱着格瑞德也是激动得满脸通红,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

    苏安恙拿过瘦猴手里的终端,确认了公告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几只虫对视后,猖狂的笑声在这小屋传开。

    “活下来了!活下来了!”瘦猴这下真的跳得像只猴了,激动得一把搂住苏安恙,被他嫌弃地一脚踢开后,转身想跑去抱老黑,但是对上瘸子那幽深的目光,识相地转移了目标,两步并一步走到安格旁边,抱着俩虫崽狠狠亲了两口:“活下来了!”

    “今天应该就发布恢复航班的信息了,”苏安恙点击v际航运,发现购票处还是灰色后,微微蹙眉,“不是能提前三天购票吗?”

    “还没开通吧,毕竟预警才刚刚解除。”瘦猴也不怎么了解这些,他还没坐过星舰呢。

    “按理说今天应该恢复购票机制了,”老黑凑过来看,“可能要晚一点,别急,应该不会没票的。”

    说完后老黑也皱起眉头,鼻子微微抽动,“什么奇怪味道?”

    苏安恙瞅他苍老的皱纹,“什么?”

    “你又出毛病了?”老黑捏着鼻子看他,“熏得我头晕脑胀的。”

    瘦猴也附和,“我就说吧,原来不止我一个受害虫,我就没见过哪只雌虫味这么大的,以后你咋个嫁虫哦。”

    苏安恙额头青筋跳了跳,一字一句咬字清晰,“你信不信我捶死你。”

    瘦猴抱紧崽嘟囔,“还不给虫说。”

    老黑皱眉,“不是,不是说味道不好闻,说实话,我现在都没闻清楚是什么味道,”他说着也有点无语,然后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每次一闻到脑袋就晕,根本没法分辨,说实话,我觉得你应该是变异了,你可能变成一只变异虫,当然,瘦猴说的也有点道理,这样下去可能没雄虫看得上你咯。”

    苏安恙不想听他们讨论自己身上的味道,虽然他一个大男人不会太在意这个,但是他好歹也是个十八岁的大男孩,脸皮还是不够厚的。

    并且对老黑的后半段话嗤之以鼻,于是强硬转移话题,将祸水转到源头自己身上:“你别看我也别闻了,你看瘸子,都要把我身上瞪出个洞了。”

    老黑:……

    低头发呆的瘸子:?

    两眼放光的瘦猴:!

    看着瘸子又把视线转过来,老黑恼羞成怒:“我们真的没什么!”

    苏安恙不听他解释,慢悠悠溜去拿营养液了,老黑在身后抓狂:“我喜欢的是雄虫,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瘦猴也不听,“我就说嘛!你们果然有一腿,当初你们两个是一起来三区的,为爱私奔?还是隐姓埋名……”

    “你见过哪对虫私奔私到荒星上来的,”老黑深呼吸,声音难得冷硬:“就此打住这个话题,我和瘸子什么都没有,别让我们的关系都变了!”

    看着他一脸严肃,瘦猴眨巴眨巴小眼睛,再看看一脸阴郁的瘸子,没敢再吭声了。

    所有虫都开始收拾自己的家当,因为不确定航班什么时候恢复正常,说不定今天下午就飞,明天就到n796星。

    “我们要先去基地守着吗?”

    星舰降落基地位于城东区,从他们这里赶过去至少要两个小时,瘦猴兴致勃勃,“反正我们也没什么东西,就算在大街上睡一晚也没关系。”

    “有关系,会有保安驱赶。”老黑面无表情,“城区没有免费大街给你睡。”

    瘦猴:……

    “那我们会不会赶不上?”他开始担忧,连带着脚边的崽子也皱起了小眉头,仰头看着老黑。

    “不会的,”面对幼崽清澈的眼睛,老黑是没法撒气的,只好解释,“至少会提前一天开放购票信息。”

    苏安恙边听他们的聊天,边在v际航运填写乘客信息,然后招呼老黑他们一个个的都填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