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尘漫天,这是个永远看不见光亮看不清云的地方。垃圾和各种混合物发酵的味道弥漫着这个地方,山一样的废墟,堆满的全是各种塑料和废弃物。

    苏安恙一脚踢开脚下的一大塑料袋垃圾,脚尖用力碾了碾,发现有个罐头后才弯腰捡起,顺势丢到背后扛着的麻袋里。

    哐当一声响,满意离场。

    这是十八星系的n796星,一颗即将被废弃的星球,也称为荒星。

    一年前星兽攻击了这颗星球,虫族军队来后,历时半年战争胜利,但是星球也被污染了,目前污染程度高达百分之43.38,距离死亡感染只差百分之6.62,而被遗留在这颗星球的,都是些底层虫,没有钱买飞船票,更别说移居星球后要交的一大笔移居费了。

    这些信息都是苏安恙在广播里,或者是偷偷溜到居民区听到的。

    是的,这里已经不是他所在的蓝星了,这里的居民,好像没有人类了,似乎……全是虫。

    十天前,苏安恙放学回家时,被从天而降的一颗石子砸倒,再睁眼就发现自己躺在了一片废墟上。

    身下全是恶臭的垃圾,他只能拖着面条一样软的身体,在头晕脑胀中,找了个迎风的,没有那么臭的垃圾堆躺下。

    这里应该是被摧毁的居住区,他躺的地方还能勉强有半块墙,头顶上面一块巨大的石板,好歹能遮风挡雨,也不怕一觉醒来就被垃圾埋了。

    躺下后他就昏迷了两天,还是一个瘦的不太正常的竹竿人想把他翻过去,想扯走他躺着的那块毛毯子,才把他弄醒的。

    苏安恙靠顽强意志揍服了那个竹竿,拿那块毯子换了半支营养液,终于活了过来,然后就发现还不如直接死了呢。

    天崩开局。

    别人穿越都是龙傲天世界,他穿越开局捡垃圾,还抢不过人家!

    留在这里的,这片废墟的所有地盘,都已经被划分了,外来人员,没有资格捡垃圾。

    小小地方卧龙凤雏居然都集齐了,面积不大还学排外。

    苏安恙打了两天后,把这里的全部地头蛇都打服了,也就成了这片废墟的新主人。

    第三废区新晋老大苏安恙,手下管理共有五只虫!

    “老大!垃圾车来了。”远远的一个瘦巴巴的青年边跑向他边喊,“据说,据说有一批不合格的营养液。”

    苏安恙跳下垃圾堆,面前站着喘气的男人看着二十几岁,但是个子比他矮多了,一脸麻子,瘦得跟竿子一样,原名艾力达,外号瘦猴,苏安恙起的。

    青年肩上还坐着一只幼崽,正在用软绵绵的眼神看他,一身垃圾堆里扒出来的麻布衣服,但是脸蛋很干净。

    这是个亚雌和雌虫幼崽,苏安恙还不怎么了解什么是亚雌什么是雄子,因为他现在最关注的还是生存问题。

    废墟里稀稀拉拉又窜出来三个人,或者说是虫,都聚集在苏安恙身边,眼睛放光。

    苏安恙已经琢磨出规律了。

    这颗废星还是有生物居住的,有虫居住那么就有城区和黑区,以及要排放垃圾,并且,这种即将被废弃的、但又未完全停运的荒星,最适合那些大星球当作垃圾星。

    表面意思:可以往这里倒垃圾的星球。

    而废区里的虫,就靠这些垃圾生存。

    每隔三天,城区里的人就会把垃圾都放一起,然后丢向废墟区。

    苏安恙能生存,依赖的就是从废墟区里捡出东西然后卖给黑区,换营养液。

    多么悲催的生活!

    “营养液?怎么可能这么好,轮得到我们?”人群里一个老头提出质疑,他是老黑,从外号就可以听出来,又黑又瘦,还是个驼背的老头。

    在这片废墟区老龄化严重,都是老龄虫和低龄虫,所以三处废墟里,第三区地位最低,平时什么好东西也轮不到这里。也正如此,苏安恙一个高中生才能变成领头人。

    最大的据说一百六十岁,最小的五岁,这年龄差距简直可怕。

    最小的虫崽是个小亚雌,是这里唯一一个没有被苏安恙揍过的原居民,此刻已经爬下瘦猴的肩膀,正抱着他的大腿仰头看他,嘴角挂着可疑的水痕,声音含糊不清:“营养液!”

    苏安恙最害怕小孩子,但是又不敢动,只能低骂,“瘦猴,看好你的小崽子!”

    这小崽子是瘦猴的虫崽,但是不是他生的,是他捡来的。也有虫嘲笑他,自己都养不活,还捡个小崽子,怎么养?

    但事实上这小崽子是这片废墟最有肉的崽,抱起来跟个秤砣似的!

    瘦猴“嘿嘿”笑了两声,又抱回小虫崽,脸色变得认真:“是真的,另外两处废墟已经倒了,据说是九星系丢来的,也算是一种补助吧。”

    这颗星球已经废的差不多了,附近就一个居民区,围着三片废墟区,每片都存在一些没有生活能力的虫住着。

    苏安恙所在的区域是最小的,也是最烂最穷的地方。加上他,一共五只虫一个人,五只虫里还有两只未成年虫。

    而所谓的补助,就是把那些有问题的东西,丢到这种即将废弃的星球,比如这次的营养液,应该是质量有问题,或者保质期过了。

    反正销毁也需要能量,还不如投放到各个垃圾星,还能勉强算是个善事。

    一个瘸了腿的雌虫冷笑一声,胡子拉碴的脸上满是厌弃颓废,“这里的感染度持续上升,上个月才42,这个月已经43了,我们也活不了多久了,倒再多也没用。”

    另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掐了掐小虫崽的脸,本应该是童稚的脸上是一片冷漠和不属于这年龄的早熟,“到死亡感染线又怎样,反正我们也走不了,在这里,生与死都只是个概念而已,活一天赚一天。”

    小虫崽张开双手要他抱,男孩抱过他,亲了亲他的肉脸蛋,小虫崽立马咧开嘴巴笑,露出一排米粒一样的小白牙。肉肉的脸蛋有皲裂,但是笑得无忧无虑。男孩脸上的漠然微微消融,又亲了一口他的额头,让小虫崽害羞得一直往他脖子埋,但是过了一会儿,小眼神就一直瞟向苏安恙。

    苏安恙当作没看见,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崽子会喜欢粘自己,明明自己揍这些虫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嚎。

    吐了口气,放好今天的战利品,身后其余几虫也跟着他走到住的小“屋”。

    “歇一歇吧,”老黑没形象地躺在地板上,一脸舒适地表情,“还是你这里舒服。”

    安恙当了个挂名老大后也没有压榨这些虫,主要是这些虫也没什么能榨出来的,几天后这些虫摸清了他的脾气,反而相处融洽了。

    一天里除了晚上都窝在他这个小地盘里。

    苏安恙在这里住了十天,早把垃圾什么的都清空了,好歹腾出一块地方,能躺下和放置他存好的觉得有用的东西。

    其余几只虫也纷纷找了地方躺下,等着运输垃圾的机器到来,对于生活他们早就没有了激情,躺在这废墟苟延残喘一天是一天,也奉行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干嘛站着的虫生信条。

    小虫崽开始四处爬,骚扰了平时喜欢投喂他的哥哥后又爬到老黑的肚子上跳舞,被老黑臭着脸撵走后,不敢去脾气最差的叔叔那里,绕着爬了一圈,最后安静地窝在忙碌的苏安恙脚边。

    “你还想在黑区买房子?”瘸腿青年固定每日一问,表情还是一脸讥讽。

    苏安恙头也不抬,拨弄手里的物件,“嗯。”

    他不仅想在黑区买个睡觉的地方,还想买星舰票离开这地方,这颗星球信息太落后了,他要去发达的星球,看看能不能找到回到蓝星的方法。

    “两千星币,你捡十年垃圾都攒不够。”那只虫说出了实情。

    苏安恙也不在意,“总要有个念想,不然活着有什么意思。”

    一时间所有虫都不说话了,压抑的小地方安静得可怕。

    黑区是一个地区,那里的老大据说是个a级雌虫,黑区更靠近城区,也有更多的虫居住,据说还有终端——可以联系外界的东西,并且,那个老大不需要身份证明,只要足够钱,就可以进去。

    苏安恙太缺乏信息了,他不敢想象自己一辈子待在垃圾堆会怎样,一想到这种可能他都忍不住想拿玻璃划自己的手腕。

    两千星币,可以去黑区买一个房间,有一个黑区身份。他很想离开这里,很想回家。

    “你现在攒了多少?”老黑问,声音沙哑。

    苏安恙还没说话呢,瘦猴就插嘴替他回答了,“老大还欠我五十星币呢,之前打架他没钱买药,是我去高老大那里买了药的,五十星币。”

    苏安恙:“……”

    又是诡异的沉默,这次还有点小尴尬。

    苏安恙也不想的,他现在每天都是处于饥饿状态,明明这里的虫子一天半只营养剂就可以填饱肚子了,他一天喝一支都还有些勉强。

    难得是因为体质和种族不同?

    所以他现在每天捡垃圾,最多能维持自己基本吃喝,剩下的,攒钱就不够了。

    望着上面破了大半的大洞,和雾蒙蒙不见光亮的天空,他幽幽叹气。

    “好想吃肉,想吃青菜吃水果,还有点想打人。”他叹气,努力压下心中的烦躁。

    “想赚钱!”

    正各自思索着,熟悉的嘈杂机器运转声终于来了,众人赶紧起身,连小虫崽也紧绷了身体,被瘦猴抱起来。

    运输垃圾的机器有点像蓝星的铲车,只不过丑得多,全身是一个巨大的车厢,内里只有一块能源晶石,速度很慢,运行效率也很低,智能是完全没有,比如倒垃圾,永远只会往上倒,宁愿抬高高度也不愿意倒边边上,是早就被淘汰了的产品。

    此刻正缓缓往垃圾堆上倒垃圾,苏安恙已经看清楚了,确实是一箱箱的物品,但是箱子里的玻璃瓶基本都碎了,液体微微闪着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